前尘调

陷入一期沼无法自拔ㄟ(▔ ,▔)ㄏ

我家主上是个幸运E

审神者有名字系列,而且一期一振严重ooc
私设多

她说她在现世有了恋人
并且他明天会来本丸看她
这个爆炸般的消息把一向平静的本丸瞬间炸开了。
刀剑们纷纷为自家主上有了男朋友表示吃惊“他不怕你的幸运E体质么?”鹤丸国永这么问她,然后她当头给了他一拳,其他成熟的刀剑们表示感觉自己的闺女被抢了,短刀们则是以集体抱的形式表示祝福。
除了那把刀。
一期一振在一边安静的和歌仙收拾着碗筷,然后把它们送到厨房交给轮到今天洗碗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在听到这消息时眼睛直直的看着审神者,虽然只是一瞬间,他也希望可以从她的眼睛中看到些其他东西,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不知道自己心中的失落感是什么。
他知道的,恋人对一个人来说是多么重要的角色。
所以以后她是不是也不会再像平时那般自然的待他,是不是不会什么事情都会和自己倾诉,是不是……
他不再是她最亲近的人了。
他突然感觉自己就像迷失了一直前行方向的孩子,害怕,失落,以及说不出的难受,但是如他一样高的自尊心,是注定不会将这情绪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的。

“所以他什么反应都没有?”电话的另一边传来的女声中带着疑惑与惊讶。
“嗯…果然,我不该指望你的。”身为审神者的她,已经心碎到不能哭泣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上个月闺蜜来本丸拜访她,然后在女孩子的半夜谈心中得知了她喜欢自己本丸的一期一振,然后在闺蜜的远程助攻下身为审神者的祁桢开始了一个月为期限的追求行动。
其实闺蜜给的战术对一般人来说都不太难,但是对于祁桢来说,这是非常困难的行动。
因为她的幸运E体质。以下为举例:
一,在一期一振帮忙处理文件时,她表面上装淡定其实内心则是把算盘打的异常精细,在他把文件递给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他的手,然后引发肢体上的接触…
然后,在一期一振把文件递给她的时候她因为太紧张没有接住把文件直接弄掉在地上,最头疼的是在捡文件时把桌子上的茶打翻了。
然后一期一振就陪她加班到深夜才把文件处理好。
我竟然这么蠢的一面被他看到了,还害他加班,他肯定嫌弃我了。
第一次失败。
二,和一期一振搞好关系的前提是先攻陷他弟弟们,祁桢的脑内剧情是,在大雪天和短刀们打雪仗让他看到自己善解人意,活泼开朗的一面。
其实开始进行的还是非常顺利的,然后当一期一振路过庭院时她因为注意到他稍稍有点分心…
“鲶大眼你扔的是什么啊啊啊!”
“唉?主上你难道不用这些收集的马粪么!”
然后一期一振替鲶尾给她道了歉,并且帮她清理干净。
我这么xx的一面被他看到了,他肯定会不仅嫌弃而且笑死我了。
第二次失败。
三,不行我至少要在一期一振面前使形象好一些吧,不能让他认为我是个没用的人。祁桢的脑内剧情,只要我出色的赢过所有人他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的!
然后,在饭后飞行棋时…
“竟然…骰子……全是一。”祁桢双手伏地崩溃状,“嘛看开一点吧,毕竟你是幸运E嘛”鹤丸国永揉了揉她的头发。
“鹤丸,摸头会长不高的!而且不公平!”她可是要还回来的,然后……她扯过鹤丸的领子就要伸手抓向他一头白毛时,一期一振进来了。
她看到了他眼中的惊讶,惊讶过后好像还有一点失望?
完了完了,我这么没有形象的一面被他看到了,像他这么在乎礼节的人一定会觉得我不可理喻的。
第三次失败。

闺蜜最后告诉了她杀手锏,找个哥们来演次她男朋友看他吃不吃醋。
祁桢瘫倒在床上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突然不希望明天的到来。
她不想看着一期一振微笑着对她说祝你们幸福,比起那样还不如让她一直倒霉下去。
今夜注定没法睡个好觉。
而看着弟弟们都睡了的一期一振,轻轻拉开房间的门走到了审神者拉门的旁边,没让他的影子印在上面,他好想见她好想见她。
他思考了很久,他现在很希望能告诉她,他有多不希望她属于别人。
可是……
他修长的手握成拳,最后还是没有放在她房间的门上。

来扮演男朋友的人是她表哥,岩。与祁桢不同的岩是个幸运s。
“嘛…让哥哥来扮演男朋友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有趣呢!”面容俊朗的青年摸着下巴说。
祁桢扶额,拉过他的手在上面画着什么。
“你在干嘛?”岩问她。
“你毕竟是我哥,身上会有和我相似的血,他们是付桑神是可以察觉出来的,我在你身上施加灵力这样他们就分辨不出了。”
岩看着从小玩到大的表妹有些黑眼圈的脸,突然开口道“要是过了今天,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你会怎么做?”
祁桢抬头,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来“会放弃吧。”
岩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对了,”岩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拿出了一袋子的饮料“今天我在来这里的时候有一对夫妻吵架从窗口扔东西差点打到我,为了道歉送给我这一袋子饮料”
看吧,他是幸运s。

表哥的男朋友表演的却实是无可挑剔,刀剑们也从最开始的礼貌疏离变成了愉快的接受。
可这其乐融融的景象却少了一把刀。
“烛台切,一期呢?”在哥哥和其他刀玩飞行棋时,祁桢独自一个人去厨房找一期一振,碰到的是在洗碗筷的烛台切光忠。
“一期君么?他好像已经回房间了。”
“哦…”祁桢叹了口气,顺手将烛台切洗完的盘子擦干净。
“主殿,一期君的状态好像不是很好……要不,去看看他吧。”烛台切偏头看了看正在和短刀们玩的青年,青年向他微微点头,眼中含笑。

他是因为我么?
这是她身为主上的职责,她不能想太多。毕竟她是幸运E,别再发生让他讨厌的事就好了。
“一期?”她站在门口轻声叫他的名字。
里面没人回应。
“一期…我进来啦?”祁桢沉默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后决定推门进去。
屋子里没有开灯,她在夜晚中的视力不是特别好所以下意识的想去找开关。
然后她就被落入了一个怀抱里,那熟悉的气息在她鼻尖环绕,让她有一瞬间的失神。
但是她没有试图挣脱。
“一期…?”
“对不起…对不起……就一小会?”他的声音带着一些颤抖。
“我知道我现在的行为是越域的,而且您也有了您的恋人,可是……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每次在和您单独相处时,我真的非常的高兴,那次您加班处理文件我知道您很累,但是在心底还是偷偷的开心可以和您相处更长的时间。”
“还有在打雪仗时看着你和弟弟们,我其实也非常想加入。”
“在你和鹤丸殿下玩时,我知道自己心中的失落感是不对的,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控制。”
“今晚的这些话会对您造成困扰,很抱歉,所以明天……”忘了吧。
忘了他的话,他对她的爱慕。
只要她不去逃避他就够了。
“我也是啊,一期…”祁桢双手抓着他的衣领,将头靠在他的胸前。一期一振惊讶之余用手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明明就在这么近的距离,他们却兜兜转转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了原地。
我其实是个幸运s吧祁桢想,把所有的幸运都用来遇见他。把所有的幸运都用来与他相爱。
在月光下一期一振金色的眸子发出好看的光,但是那含笑的脸,比今晚的月亮还要美上百倍。

岩靠在庭院中的樱树下,看向一期一振的房间。
“兄长大人是准备要去考验您妹妹的恋人么?”鹤丸国永坐在树上低头看着岩。
“不必了,其他的刀们也知道了吧,我是谁。”
“毕竟那丫头的灵力一直都不太稳定啊。”
“呵呵,这还真是。”岩笑着,眼中却没有笑意“其实真正的幸运E是我才对呢。”
他将宽松的袖子往上推,露出缠着绷带的手臂,是今天早上那对夫妻吵架时扔出的刀子留下的痕迹。

“啊啊,这还真是吓到我了。”从见到他一开始就闻到血腥味的鹤丸国永说道。

当刀男在晚会上喝醉后2


当刀男在晚会上喝醉后2
依旧各种ooc

烛台切光忠篇

这个男人以你的力气是扶不动的,但是喝醉后被其他刀男人们送回房间的他却异常的安静。
果然酒品很好呢,你叫其他刀剑男士们离开后,默默的准备为他铺被子。
可就在你将他的被子从柜子里搬出来时,突然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抱住了自己的腰,往后轻轻一靠就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
你吓得也不管被子是不是掉在地上了,推了推他的手想要逃开。
“别推开我。”成熟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耳边的空气中还夹着淡淡的酒香。
“主上,我爱您。”
原来一直沉稳又可靠的他也会有一天如此热烈的表达自己的情感,你转过身捧起他的脸踮起脚在他的唇边印上一吻。
“我也爱你啊,光忠。”

压切长谷部篇

你看着喝的有些站不稳的男人,无奈的揉了揉眉心抓住他的手臂就向他的房间走去。
他平时是不会让你看到他这幅样子的,可是因为今天他把你应该喝的酒,如数帮你挡了下来。
在小时候你听说过,只有丈夫才能为妻子挡酒的。
你这么想着,即使没有喝酒,脸也微微有些红。
“主上……”你以为他在叫你,谁知他依旧闭着眼睛,是在说梦话。
这个男人,在做梦时也在想着你。
意识到这点后,你的心不禁有些发软。
看着他在睡梦中露出一脸幸福又满足的表情,你不禁也露出微笑。
如果梦到我可以让你安心的话,我不介意每天晚上都出现在你的梦里啊。

髭切篇

一再向那位担心兄长的弟弟保证后,浅绿色头发的青年才离开房间。
你不想破坏他们的聚会,所以决定自己一个人来照顾有些喝多了的他。
髭切安静的垂着头靠在门边,一直维持着刚刚回到房间的状态,一直没有说话。
你很好奇,便单手支在榻榻米上,侧着身子去看他。
迎接你的是一个温暖的还带着酒香的怀抱。
“你知道吗?像这样的夜晚,也许会有恶鬼出动呢。”他的声音和平时没有太大的差别却让你听到后感到一丝害怕。
“主上,要不要来和恶鬼玩一些游戏呢?”
一场你绝对会深陷其中的,爱的游戏。

加州清光篇

“所以说,冲田君……”靠在你肩上的少年有些口齿不清的说着冲田总司的名字,他已经和你聊了一路了,就算这样大部分的时间也只是他在说而已。
他从未在你面前这样多的提到过冲田总司,他不像大和守安定一样将这个男人的名字一直挂在嘴边,正因为这样让多少人,多少刀都造成的错觉,他是真的放下了。
或许是不再想念了,可是看着他像一个期待着糖果的孩子一样说着冲田君的名字,你突然有点想要流泪。
一直放在心底很累吧,我在你身边,我想要帮你分担啊。
恍惚间你可以感受到有温热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可是比泪水更热的是他正在舔舐你泪水的舌。
像猫一样的少年睁开眼直视着你“可是现在对我来说,我更想要待在你身边啊。”

祝大家新年快乐✧٩(ˊωˋ*)و✧

别人眼中的你

短,没剧情,ooc😞
好,我先检讨😂





你的眼里有那么多的刀,却独独没有我。

一期一振看着正在和药研一起研究植物百科全书的审神者,将想说的话最终还是咽了回去。
自从他来到这里已经快一个月了,这个女孩除了办公之外几乎不会对自己过多的说什么,最开始一期一振以为她大概就是这样的审神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了,这个女孩可以对粟田口的其他人在平时生活中都可以没有主从关系一般的自由交流,她可以同那些平安时代的刀剑一起喝茶聊天言笑晏晏,她可以在明石国行偷懒时无奈的拍拍他的背,同时揉揉眉头。她甚至可以在中了鹤丸的恶作剧后在本丸追着鹤丸跑。
只有一期一振自己,是不同的。
她和其他的刀在一起时活的才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可以自由的交谈,可以露出那比本丸中盛开的樱花还要美丽的笑容。
可是,她的眼中没有自己。
他们交谈最多的不过是每天的工作安排,而且也只有在自己是近侍的时候。
在他面前,她完美的不像一个人类。

一期一振并没有问过她,但是他会在和弟弟们一起就寝之前,旁敲侧击的去问过他们审神者对自己的看法。
“大将么?她应该是对一期哥很感兴趣吧。”
“嗯嗯,主上一定很喜欢一期哥呢。”
“对啊!主上超级在乎一期哥的。”
最可怕的是,在他去问他们的小叔叔鸣狐时他的回答是“很在意。”
可是他对答案却并不满意。
无论别人怎么说,无论他们怎么强调,他没法在她那里得到答案,他就没法释怀。
然而一期一振连去问她的勇气都没有。

“爷爷爷爷”审神者拉着三日月的袖子撒娇一般的问道“你可以再给我讲讲你同一期一起在丰臣家的时候的事么?”
“哈哈哈,主上,我可是把我记得的都告诉你了,你就算再对我撒娇,爷爷我也无能为力了。”三日月宗近哄着女孩,过了没多久审神者才把已经有些发皱的蓝色袖摆松开。
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甚至更久,去从别的刀那里了解他,从他的弟弟口中,从他小叔叔口中,从三日月宗近的口中…
从这些人口中她拼凑出他的模型,可是胆小如她却不敢将这事告诉那把刀。
她只是不想让他知道,她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就觉得无可救药了。
和第一眼见三日月的惊艳不同,如王子一般的他当时便让她呆楞在原地。
后来为了避免在他面前失态,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去装的很正常。
而一期一振也完美的做好了一个近侍。
只是,她真的想要去更了解这把刀,所
以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可她只能这么做。
说真的虽然暗恋是最省钱的恋爱,但是她也想早些结束。

当一期一振在她桌上看到这些资料时,他很疑惑。
这个不可能出现在她身边的关于自己的资料,竟然就这么放在她的桌案上。
包括刀长,所侍奉的主人,还有等等…
关于他的一切。
原来,你是这么在意我么?
原来,你的眼中是有我么?
原来……你是同我一样么?
一期一振转头,看着正在和弟弟们在池塘边玩耍的女孩,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
“主上,谢谢你。”




一个没啥剧情的小故事,明天还要六点起床来补课,明明是放假啊!还我假期!

当年你现世回到本丸的那一天2

加州清光的场合

最近一直有些萎靡的近侍今天和打了鸡血一样。
众刀剑们一早起来就看到那位爱打扮的少年在为自己涂指甲油。
是啊,毕竟今天是你从现世回来的日子。
“怎么样安定,看出不同了么?”清光抬手示意安定去看他新涂的指甲,蓝发少年疑惑的眨了下眼“这和你昨天涂的那个有什么差别啊?不都是红色么?”
加州清光不屑的轻哼一声“啊啊,安定你啊要是多在意一下这些,主上才会更加爱你的。”
不不,除了你以外本丸里的哪个刀看不出来主上喜欢你啊。安定默默的在心中腹诽着,不过在他看来,现在的加州清光眼中就像有星星一样在发亮。
只要能够见到那个人,只要能够被那个人使用,只要还能够被那个人爱着,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太阳落山的时候,一直坐在正对着大门的走廊上的加州清光一眼就看到了女孩子有些纤瘦的身影。
他快步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清光你一直在等我吗?真的谢谢啦!”她语气更加欢快的说“很久不见了,我真的超级想你的,清光。”
加州清光虽然已经习惯了主人对自己直接的表达情感,但是多日不见,再听见这话时付丧神的脸渐渐变红。
“哦呀,清光你换了指甲的颜色吗?这个红色比之前的更正呢。”
你看,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被你爱着的我,才是真的幸福。
“主人…”
“嗯?”
“欢迎回来……我也好想你,主人。”
在你离开时我曾想过自己是不是会被抛弃,但是当再见你时我明白了。
这件事永远不会发生。
我真的有好好的被爱着呢。

大和守安定的场合

审神者因为生病而不得不回现世去医治,在审神者被家人接走的那一天,身为近侍的蓝发少年默默的握紧了侧腰的刀。
那是一个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中。
她会不会像冲田君一样离开他?
如今她终于要回来了。
心里一直紧绷着的弦,终于渐渐放松了下来。
“安定?”在加州清光第三次叫他的名字后,大和守安定终于抬起了头。
“你这个家伙怎么还这个样子啊,主人她可是快要回来了。”
要是在平时,他们可能会进行日常小小的拌嘴行动,但是此时的大和守安定却意外的没有说话。
“主人要回来了,你就不能表现得更开心点么?”
对啊,为什么我还是有些不安呢?
明明知道她会平安归来,为什么我还是有些不安呢?
直到见到女孩的那一刹那,大和守安定快步上前,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将女孩拥入怀中。
“我以为,你会像冲田君一样离开我。”
他的声音在颤抖,审神者放下了自己的行李和为刀剑们买回来的礼物,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
“别担心了,一切都过去了。”这句话终于让一直有些不安的少年哭了出来。
是啊,她还在我身边。这真是世界上最温暖的一句话了。
“我是不会像冲田君那样离开的,放心吧安定。”
这是你许下的承诺,我相信你会遵守的。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ps:因为清光是冲田总司在战斗时折断的,所以我想他更渴望被好好使用吧,然后安定是一直陪着冲田,见证他死亡的刀,可能更加在意主人的身体。
表示我眼中的安定不是花丸中的安定所以没有那么软萌,如果是喜欢那个超萌的安定的对不起啦。
希望点文的你喜欢́ ☀ @羽徵·美第奇

【点文】

表示刚考完试是时候回报社会了,第一次尝试点文

只要各位婶婶不嫌弃我各种ooc各种渣文笔就欢迎来下单!
估计会挑三个梗来写(看时间),表示不会写暗黑本丸,所以喜欢暗黑系列的婶婶们不好意思啦
车的话没驾照,但我会加油的!
截止在周五晚上

欢迎大家来提梗

当刀男在晚会上喝醉后

三日月宗近篇

你让付丧神的手搭在你的肩上,即使这样步伐已经有些不稳的他还是没有将重量全部压给你。
他原本像月亮一样的眸子此刻有些浑浊,里面有些你看不懂的东西。
“啊哈哈,还真是劳主君照顾了,爷爷我还是很喜欢被别人照顾呢。”
你一路扶着他走到了他的房间,原本想离开的你却一把被他拽进了屋。
“主君,这良辰美景,你就这么要回去吗?”他呼出的热气混着酒味打在你耳边,让你不禁轻轻战栗。
眼前的恋人浑身带着一种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感觉,你突然觉得怕是自己在今晚就要沉沦在这美丽的月中了。
你轻抚他狩衣下紧实的肌肉,如此想到。

一期一振篇

这个一期哥是你从来没见过的一期哥。
醉酒后的他和平时可靠又完美的样子不同,扶他回房间后他倒在你身边用手环绕着你的腰,将头枕在你的大腿上。
你揉了揉他湖蓝色的头发,他感觉到后将与你之间的距离缩的更近了。
“一期哥要是想睡觉的话我来帮你铺被子吧,先放开我怎么样?”你在他耳边轻声说,他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安静的打量了你一会儿后慢慢起身,换成环抱住你的肩。
“就这么让我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你轻轻亲吻着他的脸颊,看着他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些红的脸上露出的安心的表情。
一直做着一位可靠的大哥很累吧,向我撒娇也是可以的哦。
此刻你这么想。

鹤丸国永篇

喝醉了的鹤丸国永难得的安静了下来,任由你牵着向他的房间走。
可就算他不说话,他在路上也会时不时的掐掐你的脸,或者趁着你不注意时偷亲你一口。
终于带他回了房间,你想将他白色的外套褪下,谁知在你刚刚将它拿下来时付丧神竟然一拉衣角,然后整个长外套就这么盖在了你和他的头上。
就在你想要说些什么时,他倾身上前,吻住了你柔软的唇。
“哈哈吓到你了么?”他欢快的语调在耳边响起,你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嘘…这是我们的秘密基地哦,谁都进不来。”
然后他更加热切的吻你。
我的喝醉的鹤球真是太会撩了。此刻你这么想。

山姥切国广篇

抱着被单不撒手专业户。
你无奈的揉了揉眉头,还是给他铺好了床铺,连哄带骗的把他的被单卸了下来。
你看着他安静的躺下后,揉了揉他金色的头发,准备离开。
“别走。”你的手腕一把被他抓住。
“就算我是仿品,我也希望你可以多在我身边待一会。”
原来喝醉了的被被是这么坦诚啊,你握住了他抓住你手腕的手,然后抬起到唇边轻吻。
“好好睡吧,我不会离开的。”
以后真要考虑多给他买些酒了,你这么想。

关于这个梗是因为,上今天晚自习之前我前桌陪朋友过生日喝了那种比普通的瓶子小一点的啤酒,大概三十瓶。最可怕的是他还逻辑清晰的给我讲化学题,要是他没说我都没发现他喝酒了😂,真是没法想象的酒量。
所以这个梗就这么码出来了,反正依旧各种ooc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谁都不能拦我码一期文😂


我想了千遍万遍,果然在遇见了他之后,我眼中早已容不下别人了。

刀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们的审神者最近在现世好像很忙的样子,因为最近三天两头她就会往现世跑。
“大将最近怎么了?”一向细心并且直接的药研是第一个提出疑问的,然后也是被他们的审神者搪塞了过去。
“啊哈哈,最近弟弟要上高中了我去帮他准备准备东西啊。”
大将你在骗谁啊,先不说你弟弟才国中二年级现在是十一月份啊哪家学校会这个时候开学啊?
药研默默的看了一眼站在审神者旁边的自家大哥,他虽然还是面带微笑的帮她处理落下的文件,但是熟悉如他也不难看出他心情不怎么好。
而且这两个人死活都不肯捅破那窗户纸的行为在他这个外人看来也就是着急也没什么卵用。
“啊,一会乱还要和我去内番,我先去准备下了,大将。”
“去吧去吧,对了顺便告诉光忠我要吃些点心。”
“啊啊,知道了大将,但是不可以吃太多哦。”
“知道啦,快去吧。”审神者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另一只手还不忘拿笔在纸上做些标记。
待药研离开后,一期一振轻轻起身,拿过了审神者处理好的文件然后在桌子上轻敲对齐边角。
“主上,您可以休息一下的,等一会再处理也不急。”男人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禁让她听得耳朵一软,缓缓抬头回答道“一会儿的话应该也没问题吧,毕竟我晚上还要去现世吃饭。”
又是现世。
一期一振的眸子不禁暗了暗。
但一向完美的付丧神还是很快的调整好情绪向她说“主上最近真的很忙呢。我一定会做好近侍的职位,为您分忧的。”
审神者从文件中抬头,漂亮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她就这么看着面前的付丧神淡淡的问“一期,我是不是真的该歇歇了。”
他微微一愣,随后回答“主人,你前不久休假日一天从晚上八点睡到第二天中午理应是得到了很好的休息了的。”
“……一期,咱能不能好好说话。”

你又怎么能告诉他,你的父亲在现世正在为你安排相亲。
拜托我还很年轻好不好为什么要相亲啊,就这么急着想把女儿嫁出去么?
而且…审神者揉了揉眉心偷偷的看向身边的一期一振。
有王子殿下在身边,还需要什么样的男朋友啊!
就算他根本不可能喜欢上她,她也决定将自己的暗恋控制在不被察觉的范围内,依旧每天和他平静度日,然后偷偷的为自己暗恋的小树苗施加肥料。
可是父亲的要求却打破了这一切。
拗不过父亲的你还是在不久前和那个他口中的男人见了面。
他长相虽不及你的近侍,但也算英俊,而且有车有房收入稳定可以说是作为结婚对象的一个好的人选。
他和你聊着你喜欢的书籍,你喜欢的歌曲,你所赞同的价值观。
你们原来有这么多的共同语言,这也难怪父亲会那么急着让你和他见面。
他是一个真的可以成为自己朋友的人。
如果她从来没有去过本丸,没有遇见他,她说不定就如父亲所想的,和这样的人结婚,然后安稳的度过余下的后半生。
可是自从她看着那把四花刀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她顿时就明白了,完了,要在这里栽跟头了。
“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离开前你看着男人,这么说。
啊啊,我才离开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已经开始止不住的想他了。

一期一振在晚饭后和烛台切一起清理碗筷,他看着厨房的桌子上烛台切已经为审神者下午准备好她却没来得及吃的糕点,不禁有点微微失神。
她现在在做什么呢?她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呢?她真的有好好吃饭么?
她才离开了一个下午,他满脑子里竟然都是她。
太遭了,这样的想要让她一直在自己视线中的自己,真是太糟糕了。
如果她知道了自己的刀竟然有对她如此不恭的感情,她会不会从此之后对自己退避三舍,不再见他。
或者让他不再做近侍,不再为她所重用。
无论是哪一种他都是不想看到的,所以他就这么将感情藏在那对着她的微笑中,不让她发觉。
可她最近反常的去现世,还不让他知道实情的举动,实在让他费解。
果然,既然她不想说就算了吧。
只要她不要在那个地方一去不回,就够了。
可是一期一振,你到底在贪心着什么?

在刀剑们都睡下了的夜晚,一期确认了弟弟们都入睡后,悄悄地穿上内番服,打着照明用的灯笼站在本丸的大门口。
我想成为第一个看见她回来的人。
然后以最亲近的姿态,听她讲在现世发生的事。
没过多久,不远处一个女子的身影就出现在一期一振的视线里,他下意识的微微挺直身子,看着她的目光更加的温柔。
“哎,一期?你还没睡?”审神者看着自家近侍在本丸的大门口迎接着自己,感觉心下一暖的同时,也很心疼他这么晚还没休息。
“无妨,您平安回来就好。”
两人一路沉默的走到她休息的屋子前,一期一振熄了火光,向她道了晚安后就准备要离开。
“一期,等一下。”没想到她的突然挽留,一期一振有些小吃惊的回过头,看着女子在月光下微红的脸。
“我的父亲,在安排我相亲。”
没让他回应,她继续道“可是我在和他见过面后,还是发了好人卡。”
“因为我对他说,‘我想了千遍万遍,果然在遇见他后,我眼中就已容不下别人了。”
“一期一振,遇见你之后,我眼中就容不下别人了。”
安静的沉默中,她看着付丧神的脸由惊转喜,露出干净漂亮的笑容,几乎融化了她的心。
“主上,我一直在胡思乱想着,你会不会再也不回来了。”
“可是果然,还是我想多了。”
她反应过来时,她就已经在他的怀抱中了。她可以听见他有力的心跳,意外的和自己的吻合。

“我爱您。”

压切长谷部×女审神者

压切长谷部×女审神者
现世篇

我们公司来了一个怪人,他工作能力超神,几乎领导交代的任务,他的完成的效率简直可以落我们这些普通员工一条街,然后还有一张严肃却又帅气的脸,也使很多女员工倾心,但是这个人却在第一次和我见面时就给我吓了一跳。
“发生什么了?”我和直子一起给领导汇报完工作情况后回到工作室,看到的就是一群人在门口围观的场景。
“哎?小嗣你不知道么,你们工作室新开了一个员工啊,而且是个帅哥呢。”直子看着我有些惊讶的说。
“所以他们是来这里围观的对么?”我无奈的揉了揉眉心,看来其他人还真是闲呢,如果有时间来看帅哥为什么不来帮我们处理一下工作的文件啊。
为了不耽误工作时间,我决定从人群中挤到我的座位上,可是在我刚从人群中出来时,看到的是一位五官英俊的男人在和我们的一把手交谈着什么,而一向以面瘫著称的一把手还面带微笑频频点头。
可是在我打算不声不响的混过去时,那男人的目光却突然停在了我身上。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眼神,几乎是一瞬间,惊讶,喜悦,甚至悲伤都从那紫色的眸子中流露出来,看着那张脸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就像失去了已久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的那种心情。
男人步步向我走近,最后在众人的目光中停在了我眼前,然后单腿跪下,拖起我的右手“终于找到您了,主上。”
……
WTF?这什么情况?主上?我还公主呢?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在事后直子问我是否认识他时,我给了否定的回答,然后在公司我也尽量避免和他接触,虽然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做压切长谷部,就在我第一次叫他“压切君。”时这个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应道“可以请您叫我长谷部么?”
虽然我并不怎么在意名字这种东西,但是对不熟悉的人用名字的叫法还是很别扭,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答应他了。
这家伙工作力极强,简直可以被称为工作狂,但是当他不工作时,他则会选择来找我,而且我们的办公桌离得并不远。
“请问…您需要牛奶么?”他站在我旁边说,因为身高的问题我不得不抬头看着他。
“可以帮我买杯咖啡么?”我并不喜欢喝牛奶所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咖啡对身体不好。”他好看的眉头皱着,眼中满是关切。
“随便吧…”我不再看他,转身开始整理文件。
“不,如果是您说的话,我都会去做的。”他带着歉意的低下头,然后向我微微点头示意离开。
“额……等一下长谷部,还是牛奶好了。”就在他走到门口时,我叫住了他,犹豫了一会后果然还是妥协了。
“好的,我很快回来。”他的眉头舒展开,并且向我露出笑容。

“嗯嗯…我闻到了春天的气息。”目睹了全过程的直子装作闻着什么东西的样子同时对我说。
“很可惜,现在是夏天。”我继续整理着文件,随口说。
“我说,那个男人是不是看上你了。”
“不…会吧。”
“怎么可能,我看啊,无论你说什么他都会去做吧,而且还对你非常好啊,什么都给你准备好,而且工作能力也强,这不是你的理想型么?”
看着直子兴高采烈的说着,我不禁低下了头,这个男人在我最开始因为吓到有些排斥他时,他应该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后开始想方设法的找机会和我解释。在我工作处理不完时,他也会帮我,无论熬夜到多晚。在我饿时,午餐总会按时为我买好,即使我没有拜托他。
他对我太好了,就算是我以前交往过的男人,也没有见过像这样的。
估计就算我说要天上的月亮,他都会为我去摘下来吧。
可是,他说过很多次要好好照顾我,却没有说过喜欢我。

“有时候女人也要主动些啊。”直子最后对我说,“马上要到新年啦,你可以先表白嘛。”

然后就这样我在新年的第一天约他出来,在告诉他一起去神社时他的表情带着惊讶和兴奋。
“真的可以吗?”他问,然后我点头。
“太好了!”就像小学生知道一起去远足时那样的兴奋,让我不禁微笑。

我们一起去了神社,一路上他将我护在身边,帮我挡住来来往往的行人,可是他却一直没有握着我的手。
然后我们一起去许愿,在摇动铃铛的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站在我身边给我的感觉竟然如此的熟悉。
“你许了什么愿,长谷部?”我问他,按理来说一般大家都是不会说的,所以问出口的那一刻,我就没有期待答案。
“希望您可以一直快乐。”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说。
“…突然觉得我很有压力呢,为了实现长谷部君的愿望。”
“唉?对不起!其实我…”看着他有些慌乱的表情我不禁笑道“开玩笑的啦,长谷部想知道我的愿望吗?”
他还没有开口,我就继续道“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可以和长谷部表白成功。”

“所以,长谷部,你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吗?”压切长谷部看着面前熟悉的笑容,轻轻抬头捧起了我的手“只要是您的愿望,无论怎样我都会帮您实现。”
因为我是如此的,如此的深爱着您。

最后祝大家新的一年快乐❤

在ml时的他们(r向)

一辆不算车的车,我以为会被和谐。

在ml时的他…
三日月宗近
1.基本上会是那种让你主动脱衣服的类型,同时他的衣服也是你来动手。
2.虽然看起来很瘦但其实脱下来后还是很有料的。
3.喜欢你主动献吻之类的,但是一直都会掌握主动权。
4.会亲吻你敏感的耳朵,然后轻咬耳垂。
5.前戏真的很足,所以进去时你不会觉得太痛。
6.是那种喜欢让你叫出声来类型。这样他会觉得很满足。
“主君想要的话,要不要自己来动试试?”

一期一振
1.基本是吻着吻着就把你的衣服也脱了。但他自己会穿的很整齐。
2.会隔着手套触碰你的敏感处,在你的不满声里把手套脱下去。
3.会边做前戏时边在你耳边说一些dirty talk。
4.你一直觉得他喘起来其实比自己还要让人把持不顾。
5.喜欢亲吻你的侧腰,也会在你身体的任何部位留下吻痕。
6.会很顾及你的感受,不会强迫你。并且在结束后会认真为你清理。
“哈……主上…‘我最爱你’可以…嗯…再说…一次么?”

鹤丸国永
1.会在一开始时衣服先没的是他。
2.手指会在你的身上轻轻划过去,抚摸你的每个角落。
3.会先用手指就让你先来一次。
4.进去时如果你觉得疼,会用手帮你按摩之类的。
5.喜欢在边做时边亲吻你的胸部。
6.偶尔会用一些道具来增加一些情趣。
“你的身上……可是,有我的烙印了。”

冬景

晚上和同学们一起去玩,东北的冬天,你懂的。然后突然来的脑洞,正好在圣诞节今天码出来,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冬景

这样如仙境一样的美景,我只想与你共享。

公园平时没有特点的树,在今天也被彩灯装点的格外美丽。
我和同学们一起去看雪雕,看着来来往往成对的人群,我突然想如果你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如果你在我身边

你会褪下那华丽的军装换上同我们一样厚重的大衣,但你穿起来也会依旧帅气。
你会在临行前给我好好系好围巾,然后为我戴上手套。
你会和我的同学们愉快的交谈,女孩子们一定会夸你帅气,夸你温柔,和你愉快的聊天。男孩子们也许会聊你听不懂的NBA,但你也会礼貌的站在一边,并不去打扰。
你会去给我买你从没有吃过的糖葫芦,我们可以共享一个。然后你会说,想让弟弟们也尝一尝。
你会为我在雪雕前拍下最美丽的照片,然后我将相机给同学,让他们帮我们合影。
你会在我向雪堆上面爬时从后面托住我,以防我摔倒。
你会在我从雪堆上下来时在下面接住我,让我不怕这高度,然后你也会帮我一起接应从雪上下来的其他同学,他们会对你道谢,更加喜欢你。
你会和我们一起去冰上玩,开始你也许会担心它是否安全,但是后来发现那些冰真的很结实。
你会拉着我在冰上划几下,你也许有点害怕,因为你不能牢牢的在冰上站住,但是对于一直在这里长大的我很简单,我可以慢慢的教你。
你会在看到男孩子们在冰上摔跤时小心的将我护在身后,害怕他们伤到我。
你会在放烟花时很开心,你和其他男生一起将烟花顶部点亮后拿着安全的末端,然后搂着我的肩膀一起看那本来明亮的火苗一点点燃尽。
你会在有大烟花在空中点亮时和我站在一起看,也会禁不住感叹“如果可以和您一直这样就好了。”
你会在返回的路上和那群男孩子们聊起来,虽然他们听你说到历史时间时都一脸的严肃。
你会在回去的路上给我买热的奶昔,然后我双手捧着奶昔取暖,你会用手把我的手包住。
你会在被我的同学说你秀恩爱时脸红,但是在他们不注意时你也会偷偷在我额头上轻柔的印下一吻。
你会小心的走在我身边,因为路上有冰你怕我摔倒,虽然你自己也可能走的不太稳。
你会在和我的同学们分开时和他们礼貌的道别,然后和男生约好有时间会让他们教你打球。
你会拒绝给女孩子们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因为你怕我感到难过。
你会在我们两个人一起走时拉着我的手,然后在路灯下吻我。
你会在回到家后褪下那并不太合身的大衣,然后从褪下的军装里拿出一个长盒,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发簪。
你会对我说圣诞快乐,真希望下一个圣诞节也可以和您一同度过。

我会送你回到本丸,打开门后弟弟们嚷着让你讲讲现世的样子。你会一一摸着他们的头,然后用好听的声音温柔的讲给他们听。
然后,我该回到现世了。
然后,你会在分别时紧紧的抱住我,什么也不说。
然后,你看着我渐渐的消失,你也许会想,如果可以一直可以和我待在那个叫做现世的地方也不错。








可是你没有在我身边,如果你在我身边,还有多好,我只能安静的坐在房间里看着发亮的手机屏幕,然后默默哭泣。
要是你在我身边,你也许就会这么做吧。

一期一振,你听到了吗?
这样纯白的美景,我只想和你一个人享受。